掃描下載委員履職APP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理論研討 > 正文

關于推進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的思考

來源:區政協聯絡委 發布時間:2019-12-05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發揮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重要作用、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建設等方面作出了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當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發生重要變化,思想觀念碰撞、經濟利益調整、組織架構變革、群眾訴求多元,區(縣)政協作為人民政協最基層的一級組織,更要充分發揮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將履職觸角延伸至鎮街,把協商平臺搭建到村社,在基層社會治理中貢獻智慧力量,在服務改革發展中彰顯政協價值。

一、政協基層協商民主發展現狀

(一)新時代政協協商民主的內涵和外延

沿著歷史足跡一路走來,從中華民族天下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異的傳統政治文化,到近現代各黨派、各團體、各族各界人士的協商建國,再到逐步明確多黨合作制度是社會主義民主的重要形式,協商民主已成為我國民主政治發展的歷史性和戰略性選擇。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協會議暨慶祝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大會上強調:“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要發揮好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把協商民主貫穿履行職能全過程?!边@些新理念新觀點新論斷不僅闡述了協商民主的性質內容,而且為人民政協更好履行職能、發揮作用指明了方向。

20151月,中共中央出臺《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第一次系統明確了政黨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人民團體協商、基層協商、社會組織協商等7種主要協商渠道。如果說政協協商只是七種渠道之一的話,作為人民民主的重要實現形式、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政協卻是唯一的,具有獨特、獨有、獨到的優勢。從定義上看,政協協商即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參加政協的各黨派團體、各族各界人士履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職能,圍繞改革發展穩定重大問題和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問題,在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廣泛協商、凝聚共識的重要民主形式。70年來,政協協商伴隨著國家政權的每一步成長、國家發展的每一步推進,嵌入了政治、經濟、文化等國家治理的方方面面,融入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地位不可動搖,功能不可或缺。作為地方政協來講,更要牢牢把握時代命脈,將推動人民政協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發揮好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作為新方位和新使命。

(二)推進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的重要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涉及人民群眾利益的大量決策和工作,主要發生在基層。要按照協商于民、協商為民的要求,大力發展基層協商民主,重點在基層群眾中開展協商?!闭f協商和基層協商都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是二者的共同原則和最終目的,推動政協協商和基層協商有效銜接,不僅具有實踐基礎,而且具有現實意義。一是有利于充分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政協的“協”就是“協商”,政協就是專門干“協商”這件事的機構。推進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在解決群眾最直接的利益問題中貢獻政協智慧和力量,也就是將“專門協商機構”這一精準定位落實落細落小,可以把基層政協專門協商機構的性質和職能更加鮮明地突出出來,從而推動新時代人民政協制度更加成熟、定型。二是有利于推進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隨著經濟社會的轉型升級,基層社會的利益主體更加多元、利益選擇更加多樣,基層社會治理面臨的挑戰更加嚴峻,推進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就是發揮政協智力密集、聯系廣泛、地位超脫的優勢,化解基層矛盾、理順群眾情緒、凝聚發展共識、增進各界團結,將政協協商轉化為助推基層社會治理體系建設的強大動力。三是有利于以人民為中心履職盡責。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是中國共產黨也是人民政協的初心和使命,汪洋主席曾強調“人民政協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制度,必須以人民為中心履職盡責”。區(縣)政協直面基層,處在生產發展的第一線,服務民生的第一線,離普通百姓挨得最近,對群眾問題看得最清,推進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就是將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作為政協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協助黨委政府破解民生難題、增進人民福祉,就是“人民政協為人民”最生動和直接的體現。

(三)渝北區政協的實踐探索和主要做法

近年來,渝北區政協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工作的重要思想,緊緊圍繞發揮好專門協商機構獨特優勢,穩步推動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一是抓組織。為推動工作重心下移,解決委員分布不均、了解基層渠道不暢、服務基層不夠等問題,設立26個鎮街委員聯系小組,并劃分為9個片區開展工作,將委員履職觸角延伸至最基層。二是強隊伍。按照工作地域、工作經歷、專業特長、常委帶頭和區域發展需要的原則,將所有委員劃入鎮街小組,引導委員聚焦鎮街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從履行政協職能、承擔社會責任、發揮專業特長三個方面,多維度展示政協形象,全方位展現委員作為,打通聯系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三是建機制。建立鎮街委員聯系小組工作規則、區政委員聯系社區(村)工作制度、鎮街委員聯系小組辦公室工作職責、委員活動室建設標準等基層政協工作制度體系,明確協商內容和方式,為政協基層協商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建設提供了制度依據。例如,人和街道委員聯系小組緊扣“城鎮老舊小區改造”這一黨委重點、民生熱點,充分發揮政協人才優勢和平臺優勢,多次明察暗訪邢家橋社區安置房等老舊小區,通過面對面交流、問卷調查、民情懇談會等方式,廣泛聽取和收集基層群眾意見建議,提出了《推進邢家橋社區安置房一戶一策個性化改造》的集體提案,兩江新區和人和街道高度重視,將其納入“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重點推動的工作之一,目前邢家橋整治項目已完成約40%  ,老舊房變小洋房,群眾支持率從一開始的23%飆升至90%。目前,各鎮街的政協委員活動室已基本按照標準規范建立完畢,政協基層協商有了陣地、委員履職盡責有了場所、政協聯系服務群眾有了窗口。

二、政協基層協商民主實踐中存在的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級地方政協積極探索基層協商民主實踐,與廣大群眾建立了緊密聯系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目前政協基層協商民主的發展還處于起步階段,仍不同程度存在定性模糊、職能模糊、責任模糊和工作方式模糊等問題,實現政協基層協商民主廣泛發展仍任重而道遠。

(一)對政協基層協商“是什么”的性質認識不深

地方政協在基層鎮街開展協商,同省級政協或上級政協開展協商既有相似之點,也有不同之處,但在實際工作開展中,仍有部分委員和政協工作者對政協基層協商的作用認識不到位。一是協商主體不夠明確。政協本身并不是協商的主體,而是搭建了一個供社會各方面協商討論交流的重要平臺,在這個平臺上,各黨派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可以充分發表意見,與黨和政府進行民主協商,可以發揮民主監督的作用,也可以發揮統一戰線的作用。但是,一些地方政協對“在政協”協商還是“與政協”協商上認識不清,特別是在基層協商時將自己當成主體,把本應由基層各界代表人士參與的協商變成由政協自行確定協商議題,主動邀請鎮街、有關部門及個別委員代表進行協商,導致“搭臺”的幕后變成了臺前的“主角”,錯位和越位的問題時有發生。二是協商意識不夠主動。根據調研情況來看,目前地方政協協商議題的確定主要按照以下步驟進行,向黨政部門、相關方面和廣大委員廣泛收集議題,經主席會議審議后報本級黨委常委會議審議。雖然協商內容緊扣黨政工作重心,但這一過程忽略了基層鎮街板塊,政協主動向村和社區、向基層干部、向普通老百姓征求協商議題的情況還較少,加之政協視角通常集中在全域層面的共性問題,對于基層治理中出現的個性問題關注不夠,因此缺少在基層鎮街開展協商的主動意識。三是協商作用不夠了解。政協在鎮街開展協商,與之直接相關的基層干部和普通百姓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在實踐中,我們發現,相當部分的干部群眾對政協協商知之甚少,對協商民主的認同度和接受度較低。有的基層干部認為政協既不是權力機關,也不是決策部門,不說白不說,說了也白說,白說也要說;有的老百姓提到政協委員就想到企業家、科學家等“高精尖”人士,認為政協就是開開會、說說話、鼓鼓掌,因此,導致了政協基層協商普遍基礎較弱、干部群眾參與不深的問題。

(二)對政協基層協商“干什么”的職能把握不準

汪洋主席在全國地方政協工作經驗交流會上講到:“市縣政協工作存在的突出問題,就是對于‘干什么’缺乏必要的規范,有的認為‘上’協商不了國家大事,‘中’協商不了黨政要事,自己又不想沒事找事”。對于政協基層協商來講更是如此,由于各地做法各異、情況各異,政協基層協商工作開展得如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鎮街黨政領導的重視程度和政協工作分管領導的能力,最后導致大部分政協基層協商邊緣化、形式化。一方面,協商議題抓不住痛點。政協協商大多涉及當地中心任務和民生實事等熱點難點問題,但政協在基層開展協商仍存在選題不準的問題,協商議題大了解決不了,協商議題小了覺得沒什么意思,最后行中庸之道選擇不痛不癢的議題走走過場。以渝北區政協26個鎮街小組為例,約65%的鎮街小組選取轄區內重要項目、示范亮點和特色工作進行協商,政協協商變了味兒,有的甚至存在走一走、看一看、談一談、吃吃飯的現象,回避了基層治理中的難題和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另一方面,協商方式找不到亮點。大多地方政協在基層協商履職仍依靠“老辦法”,年初開會布置工作、年中組織委員開展活動、年末開會總結工作,既沒有創意新意,也沒有吸引力,委員將其當成履職基礎分,鎮街將其視為工作任務必須完成,由于協商主體參與協商的主動性和積極性沒有調動起來,造成了政協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未能充分發揮。

(三)對政協基層協商“怎么干”的體制機制不明

近幾年來,從中央到地方,政協協商的制度框架已基本搭建,但針對政協基層協商而言,尚無指導性文件出臺,各地政協仍處在探索階段,不可避免存在規范性缺失、體制機制不暢等問題。一是基層鎮街缺乏政協工作力量。與人大不同,政協在鄉鎮(街)一級沒有工作機構。根據政協章程規定,縣級以上可設立政協機構,但在實際工作中,為加強基層政協工作力量,山東、南京等部分省市通過鎮街政協委員聯絡室、政協工委等方式設置政協機構。據了解,浙江省曾在2010年就鎮街一級設置政協機構有關事宜請示中央編辦,中央編辦明確答復“鄉鎮不設政協,這是中央明文規定的,中央編辦和全國政協也已達成一致意見。這涉及政治體制問題,地方無權自行作出規定”。隨著機構改革、編制收緊,各省市鎮街政協工委相繼撤銷,基層鎮街普遍缺少政協工作力量,政協在基層開展協商更是困難重重,有的地方甚至面臨著無人、無錢、無場所的“三無境地”。二是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未能有效銜接。政協協商和基層協商都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7種重要渠道之一,雖有區別,但也有聯系,在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大背景下,如何最大功效發揮政協作用,將政協協商和基層協商有效銜接,各地仍處于探索階段。目前,基層群眾參與政協協商渠道仍較窄,僅限于全會群眾旁聽、個別議題征集群眾意見、少數活動邀請群眾參與等形式,涉及基層治理各方面人員未能廣泛深入且有序地參與到政協協商中,嚴重制約了政協基層協商發展。三是政協基層協商成果轉化較難。政協基層協商的最終目的是解決老百姓反映強烈的實際問題,協商成果是否轉化落地既是檢驗協商質量高低的“試金石”,也是判斷政協專門協商機構作用是否發揮的重要指標。據了解,政協在基層開展協商后,大多通過集體提案、社情民意信息等方式反映至黨委政府及相關部門,由于缺乏剛性約束規則和監督問責機制,部分協商意見辦理流于形式,反映問題仍未得到根本有效解決,導致政協協商價值得不到真正體現。

三、推進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的對策建議

習近平總書記“920”重要講話總結了黨中央對人民政協工作提出的8個方面新要求,其中專門強調堅持人民政協為人民,汪洋主席也曾多次指出推動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有效銜接”。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新時代下,最基層的市縣地方政協更要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在一線中化解矛盾、在協商中凝聚共識。

(一)因地制宜突出特色,搭建政協基層協商民主平臺

習近平總書記作出了“人民群眾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點”的重要論斷,因地制宜搭建政協基層協商平臺,就是黨的群眾路線在地方政協的生動體現,不僅順應了地方人民政協工作重心下移的發展趨勢,而且打通了政協服務基層群眾的最后“一公里”。一是加強黨的領導,筑牢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的基礎。黨的領導是人民政協事業發展進步的根本保證,要把堅持黨的領導貫穿到政協全部工作之中。推動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必須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始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同時,政協基層協商必須在當地黨委領導下開展工作,明確政協“搭臺”的性質定位,調動多元化主體參與到基層協商中來。二是創新方式方法,拓展基層各方參與政協協商渠道。通過江蘇、浙江、上海等省市的有益探索,我們總結出“請上來、走下去”和“不設機構設平臺”等工作經驗,通過鎮街委員履職小組、政協委員活動室、政協委員聯絡室等方式在基層鎮街搭建協商平臺,將涉及基層治理難點的各方面人員有序納入政協協商網絡,既暢通群眾訴求表達渠道,又增強政協協商的開放度、覆蓋面。三是結合工作實際,推動政協協商和基層協商有機結合。由于各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不同,地方政協在推進基層協商過程中,既要堅持中央的大原則大方向,又不能機械套用全國政協和省級政協做法,這就要求我們在協商形式、協商密度、協商頻率等方面必須因地制宜結合實際,不能照搬照抄整齊劃一。渝北區政協在設立鎮街委員聯系小組的基礎上,可充分發揮政協委員活動室、政協委員聯系窗口等載體作用,通過通過專題協商會、提案辦理協商會、網絡協商會等多種方式繼續推動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

(二)雙向發力突出優勢,完善政協基層協商工作機制

當前,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之重、矛盾風險挑戰之多前所未有,地方政協開展基層協商的工作主旨是雙向發力,既要在協商中推動黨和國家的路線、方針、政策在基層的貫徹落實,協助黨委政府做好釋疑解惑工作;又要引導群眾理性合法表達利益訴求,努力協調關系,化解矛盾,理順情緒,促進團結。一是明確“協商什么”,完善協商內容選題機制。始終堅持“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工作辦法,聚焦地方黨政工作的要事、民生改善的實事、社會治理的難事,通過走訪群眾、參加民情懇談會、活動室接訪、電話約訪、問卷調查等方式,廣泛聽取和收集意見建議,選擇切口小、關聯廣、與群眾切身利益密切相關的議題,做到“協商什么由群眾說了算”。二是明確“誰來協商”,擴大協商參與范圍。堅持“開門協商”,對地方政協“老協商辦法”進行創新,打破單一主體,根據協商議題確定協商主體,主動邀請協商議題涉及的群眾代表、鎮街及村社干部、上級有關部門以及委員代表等多方面人員參加,讓政協基層協商既能廣泛代表各方觀點,又能充分表達群眾訴求。三是明確“怎么協商”,規范協商方法步驟。按照調研、協商、監督“三位一體”的總體思路,在協商活動組織、成果報送、意見轉化等方面建立工作規程和銜接機制,做到不調研不協商,邊監督邊推動問題解決。具體來看,年初制定政協基層協商計劃和工作要求,明確由主席會議成員牽頭負責、專委會和鎮街小組具體落實、涉及部門全程參與,明確協商活動方式,采用網絡協商、專題協商、視察協商、提案辦理協商等形式組織開展,確保協商有章可循、有規可依。

(三)整合力量突出實效,推動基層協商成果落地見效

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都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組成部分,兩者相互賦能、相得益彰。主觀來看,我們要通過充分發揮政協專門協商機構“?!钡膬瀯莺妥饔?,為基層協商提供高質量的協商服務;客觀分析,通過政協協商與基層協商的雙向聯動,整合資源力量,助力各類問題解決。一方面,促進協商成果轉化。對基層黨委政府能夠解決的問題,督促辦理落實;對基層黨委政府不能解決的問題,及時運用政協提案、社情民意、協商意見、專題協商報告等形式報送至區委區政府及有關部門;群眾反應特別強烈、社會反響特別巨大的議題,可通過大會發言、大會建議案等方式予以轉化運用。另一方面,強化督辦落實。政協協商就要“真協商”,不搞“走秀”、不走“過場”,不能“談了完事”“議了完事”。地方政協要運用民主評議、民主監督、視察監督等多重手段,對協商成果轉化落實開展“回頭看”和“再監督”。對已經辦理落實的事項,及時有關群眾和基層黨委政府回饋;對正在辦理中的事項,要加強與有關部門的溝通銜接,由分管主席跟蹤督辦,相關部門逐項落實,同時與涉及群眾保持溝通聯絡;對有些暫時不能辦理的事項,要向群眾做好解釋說明工作??傊?,要讓政協協商更加親民、更接地氣,讓群眾感到政協離的很近、委員就在身邊。


== 附件下載==

91福利偷拍,午夜a级片,91最新激情在线观看